抗壓依然是印刷企業2019年的主要任務

2019-04-12 14:37
深圳印刷公司
2008年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性經濟危機剛剛有點回暖,特朗普政府出于“任性的利己主義”推出“美國優先”政策又攪亂了大局。城門失火,殃及魚池,為“傳播文化、美化生活”提供服務的印刷業自然難逃負面影響。為此,竊以為2019年印刷企業的主要任務依然是抗壓,眼睛向外找市場,眼睛向內提效益,尋求印刷這一傳統工業在新形勢、新業態、新模式、新材料支撐下的新突破。
  印刷企業在2019年面對的壓力至少有以下數重,不少是上一年度傳導下來的,當然也有以美國為代表的貿易保護主義帶來的嚴峻影響。
  一、經濟形勢不確定性的壓力。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是所有企業,自然也包括印刷業在2019年必須面對的最大壓力。至今還是以“為他人做嫁衣裳”為主職的印刷業與需要印刷為之提供服務的兄弟行業在業務上休戚與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來,盡管我們根據供給側改革的要求,努力向產品經濟方向發展,擴大文創的占比,但這決非一朝一夕所能實現。
  有關宏觀經濟,李克強總理在2018年就指出:“世界經濟和貿易低迷、國際市場動蕩對我國的影響加深,與國內深層次矛盾凸顯形成疊加,實體經濟困難增加,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雖說2018年的數據還屬鮮亮,但不少影響具有延遲效應。步入2019年,他又說:“中國經濟正處在‘銜接期’,一些傳統的支撐力量正在消退,與此同時,一些新的力量則在成長,有的新業態新產業呈爆發式成長。但目前新舊產業與動力轉換還沒有銜接到位。”唯一的方法是:“積極化解‘難’,努力鞏固‘穩’,不斷推動‘進’”。
  印刷業不也應該遵循這些要求努力去緩解現存的各種壓力嗎?我們一直引用《國際歌》中的一句話:“從來就沒有救世主”,要在困難的環境中“熬過2019年”,生存下去,依仗的只能是自己,用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徐建國理事長的話說,是“剩者為王”。唯有頂住壓力,才能求得形勢趨好后企業的發展,否則,皮之不存又毛將焉附?
  二、中小企業資金周轉不靈的壓力。
  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不確定性增加,導致經營中的突出問題是企業資金趨緊,而無論是企業的技術改造還是保持一定速率的周轉均離不開資金的支撐,一旦遭遇資金鏈斷裂就尤如人缺了陽光、魚缺了水。但銀行出于自保,愛做錦上添花的活、不可能雪中送炭,甚至釜底抽薪也是常情,因為,銀行也是企業,同樣需要利潤,希望避免壞帳的可能。
  政府為了支持中小企業度過困難,也確定對中小企業普惠降稅,但這些措施的落地需要時間,也要與地方經濟的狀況相吻合,否則只能是水中月、紙上餅。
  實事求是地說,這幾年也就是新上市公司、有著被股民看好的項目市場融資相對容易些,一般企業甚至是一些老牌上市公司想做大動作都感到有點力不從心,這也可以說是原本進不了主板轉而熱衷于登錄新三板、近年來又時不時地有企業選擇退出的根本原因,因為眼下的新三板解決不了企業希望融資的目的,而“以協助被投資公司獲取更大的利潤為目的”的風投公司對印刷業的眷顧本來就不多。
  還有企業指出:1994年朱镕基任總理時開啟的增值稅,隨著時間推移,時代的發展,“弊病逐漸顯露”,二十多年來各項費用的提升,企業就此繳納的稅金雖說費率也有所下調,但絕對值明顯增長,企業感到稅負越來越重,留給企業用于發展的少了一點,以至企業缺少了活力。
 三、生產成本持續上升的壓力。
  相當一段時間來,勞動力成本的持續上升,以紙張為代表的印刷生產用基本原輔材料價格的持續上升,企業用于廢水、廢氣、固廢處理等環境達標開支的持續上升都是不爭的事實,在印刷加工工價沒有實質性遞增的前提下,單純憑借企業的自我消化能力顯然有點力不能逮,其結果是在一部分企業退出市場后,剩下的企業加工產值似乎是上升了,但收獲利潤反而下降了。
  按照國家新聞出版總局印刷發行司領導公布的數據,2017年我國印刷業總產值突破了1.2萬億元,較之上年上升4.6%,但國家統計局中商產業研究院分析后給出的結論是:“印刷行業增收不增利,利潤率持續下跌,2012年印刷行業利潤8.4%,2017年跌破7%,僅為6.8%,比上年下降0.2個百分點。” 那2019年在宏觀環境更為嚴峻的前提下,印刷行業有可能扭轉這種狀況嗎?答案只能是:很難。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中商產業研究院
  四、政府相關部門頻繁檢查帶來的工作壓力。
  與印刷企業相關聯的政府責任部門眾多:負責環保的、負責文化稽查的、負責消防安全的、負責行政執法的、負責衛生的、負責稅收的……,各有各的工作范疇,各有各的工作要求,誰都可以對企業的工作“指手畫腳”。加之,有了問責機制后,任何執法部門也都擔心萬一有事自己被追責乃至丟了這個旱澇保收的金飯碗。
  一段時間來,對于這些部門工作人員有事沒事地跑企業,領導總是懷著揣揣不安的心態,有些企業甚至因為各部門輪番上門,用“難以招架”來形容。俗話確實說:只要坐得正,不怕鬼敲門。但哪家企業沒有點有可能做得不完全到位的環節?所以,總有點心虛。何況他們不了解來訪者的意圖,總感到這些對象不是為了幫助企業解決問題,而是專司尋岔子,生怕一紙罰單,企業又得對外掏錢。說到底,還是在于政府部門與企業之間缺乏應有的互信,中小企業也缺乏與政府部門平等對話的權力。但以“管”自居的執法部門要改變長期來養成的作風,轉而以為納稅人服務的心態來對待工作可能也絕非短時間可以改變,2019年當然也難有本質變化,壓力依然存在,企業祈禱的唯有檢查適度,有個相對寬松的工作環境。
  五、由競爭加劇帶來的客戶更為挑剔的壓力。
  改革開放早就改變了物資短缺、消費者只能是有什么買什么的狀況,供給方主導市場變成了需求方主導市場,這無疑是好事,但這也逼著企業必須進行供給側改革,生產消費者需要的產品。
  再則,供過于求的產能也萌生了不少以發單為生的企業,這些企業為了確保自身的利益,在業務屬于奇貨可居的時分,他們對合作伙伴的選擇更為挑剔,希望合作方給出的加工工價更低、產品質量更好、交貨周期更短,生產企業雖說有著種種的不甘,但產能類同、缺乏自身特色的中小印刷企業苦于追求可能存在的訂單也只能處處屈服,結果很可能忙碌了一陣子,承擔著延遲交貨、材料費用上漲、質量不到位等種種風險,但未必能掙到多少錢,這也是企業必須面對的風險,在2019年由產能過剩導致的這一局面可能只會加劇而不會得到緩和。
六、市場各種誘惑帶來的無形壓力。
  出于不同的站位,市場上必然存在著種種誘惑:
  為了肯定工作業績,有關部門總是突出足以反映成績的數據,比如與物價緊密聯系在一起的產值,而對可能暴露問題的數據做選擇性忽略。
  設備供應商為了設備的銷售,總是把形勢說成一片大好,前景可期,可能成為未來印刷業發展方向的數字印刷設備供應商更是把“未來”換作“當下”,但情況不同,購置了新設備的對象未必都能為企業帶來利潤。
  走智能化道路是下一步企業發展的鐵定目標,但眼下從何處著手,第一步達到怎樣一個度?都需要根據企業現狀細細揣摩,決非一味地追著標桿企業走,做與自身實力不相吻合的事。
  電商平臺總是要造就自己能為客戶帶來更多便捷與好處的印象,但從實情出發究竟能做到怎樣真還難說。
  2018年有書刊印刷企業反映,部分企業的退市讓現存企業具備了與出版社侃價的能力,那可能僅是因為北京市印刷業大調整帶來的個案,并非是普遍狀況。
  除外,在產能過剩的大環境下,打破產業邊界,向3D打印、AR/VR延伸,運用新技術、新材料、新工藝,等等,等等,這些確實都是企業可以考慮的發展方向,但企業的資金儲備、人才儲備是否與上述發展方向相匹配?所有這些都值得企業費心思量。
  除外,專司環境治理的企業、負責項目申報以期從中分一杯羹的相關機構……,他們也都有著自己的種種說辭,市場上的誘惑無處不在。
  上述羅列的一切都是無形的壓力,有些是因為信息采集不夠,有些是對市場判斷不清,擔心因落伍被市場淘汰。列數這帶給經營者的種種誘惑,只不過是說明我們生活的環境十分復雜,千萬不能把個別現象當成普遍現象,大企業能做的事也不等于中小企業就能大膽跟進,我們必須結合自身企業的實際狀況做出思考,只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2019年,因為宏觀經濟的下行可能增加,印刷企業面對的壓力可能還遠不止上述種種,但壓力的存在并非就是形勢一片漆黑,我們當然希望形勢大好,“到處鶯歌燕舞”,但社會的進步要求我們“需多碰問題”,不回避客觀存在的各種狀況,唯如此,才有可能尋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反之,對明明存在的影響企業發展的問題視而不見,還在大唱贊歌,那問題只會越積越多,最終還是得騰出手來解決歷史遺留問題。面對壓力可以自暴自棄,也可以負重前行,關鍵在于經營者的態度與對策。古話云: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只有正視前進中的問題,沉著應對,才有可能把遭遇的困難變成向前發展的機遇,從重重磨難中脫穎而出。
  在這一過程中,從事印刷的我們切忌這山望著那山高,抱怨自己所處的行業不好,必須清晰地意識到:這些壓力對任何行業也都存在,我們無力改變外部環境,但我們有可能改變屬于自己主導的內部環境,唯有振作起精神,繼續在練好內功上下功夫,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針對市場下一步的發展方向提前做好各種準備,等待市場的復蘇。
  印刷企業的出路在何方?這是印刷企業與所有同印刷有關聯的企業不得不回答的問題,也是政府主管部門應該花力氣做研究的問題。已經向我們走來的2019年存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我們希望局面向好,我們又必須要有應對各種困難的思想準備,因為,機會永遠只屬于有準備的人。

您如果需要了解更多關于深圳印刷廠的業務,請通過網站http://www.ygndib.live/上的聯系方式將您的需求告知我們,會給您提供最專業的深圳彩盒印刷,深圳畫冊印刷,深圳彩頁印刷。選擇深圳印刷廠,就找深圳久優印務,為您打造完美的深圳印刷服務

上一篇:印刷仍是年青人展示自我的舞臺 下一篇:印刷與互聯網融合的七年,都經歷了什么變遷

新疆时时彩大润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