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印刷還遠未到狂飆突進時

2017-10-07 10:58
深圳印刷公司
數字印刷還遠未到狂飆突進時
2016年德魯巴印刷展后,數字印刷被輿論炒得火熱,但也有業內資深人士撰文:《數碼印刷企業為什么做不大,而且還不掙錢》。在我看來這二者均有所偏頗。
  數字印刷在大步向前邁進是事實,但數字印刷遠未到狂飆突進時,數字印刷在圖書、包裝印刷市場站穩腳跟還需一段時日。
  市場已經接受了數字印刷
  與十來年前數字印刷產品的質量總是讓人詬病不同,經過開發商的努力,數字印刷設備在承印幅面、印刷速度、產品質量、承印介質等方面都有了長足進步,數字印刷在滿足個性化需求上的優勢也已為廣大消費者所了解與接受。而且,數字印刷突破原有邊界滲入建筑裝潢、紡織印染的步伐很快,現在正準備攻破包裝印刷這個龐然大物,希冀著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但這畢竟是個過程,因為數字印刷面對的是巨量但又零星的訂單,讓這些訂單組織起有效的生產并且喂飽售價昂貴的大型數字印刷設備、讓這些設備發揮出應有效能并非易事。有事實為證:數字印刷進入短版圖書領域后除業務性質特殊的個別企業外,至今大都還未到能為企業帶來利潤的境地。從這個角度說,數字印刷的快速發展尚處于預熱階段。
  數碼印刷企業真的“做不大,而且還不掙錢”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任何投資從來就是為了掙錢,投資人絕不會無止盡地給不掙錢的企業輸血。
  至今為止大多數數字印刷企業規模偏小,這是因為它們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從圖文打印起步,后再涉足社會商業印刷,在市場對個性化產品沒有形成規模需求前,在數字印刷還沒有能力邁進短版圖書印刷和包裝印刷這樣的大市場前,反倒是規模不大但又有個性的數碼企業能有良好的生存空間。就產品毛利而言,數字印刷肯定強于傳統印刷,這也是為什么傳統印刷企業必須滿負荷組織生產而數字印刷企業卻依然在守株待兔的原因,當然這也是導致數字印刷產品缺乏性價比的原因之一。
  數字印刷受到市場更多的關注是因為伴隨著中產階層的崛起,人們在解決了溫飽以后向往張揚個性,亟盼受到社會的尊重,而數字印刷設備在技術上的突破,讓滿足這種需求成為可能,在主客觀兩相吻合的情況下,數字印刷或許會迎來自己的發展春天,至少是攻城掠池的腳步會比原來快些、廣些。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得承認數字印刷至今在國內還沒有形成氣候,市場占比還很小。按照劉曉凱司長給出的數據,2016年國內數字印刷的全部產值也就是357.9億元,在印刷總產值中的占比僅為3.1%。排在數字印刷老大位子的廣州天意有福科技公司,其2016年包含著傳統膠印的營收也就是1.78億,至少排在該年超過2億營收的182家企業之后,利潤423.06萬元,銷售利潤率2.3%,這個數值僅是利潤率相對偏低、專司制作圖書的北京盛通印刷公司4.6%的一半。
  因為傳統印刷和數字印刷面對的市場不同,生產組織的方式不同,這兩類企業在判斷方式與要求上似乎也應該有所不同。
 期待數字印刷快速發展還必須得邁過幾道坎
  必須指出的是:數字印刷是一種新興的印刷工藝,它與凹凸平孔四種傳統工藝的關系是互為補充而不是彼此替代,企業應該根據承接業務的需要、從尋求最佳性價比出發選擇最為適宜的生產方式。因此,除了那些有著市場特色、規模又非很大的專業公司外,一般企業應該走包含著數字印刷工藝在內的混合印刷道路,圖書印刷是這樣,包裝印刷是這樣,社會商業印刷也應該是這樣。
  從數字印刷被市場認可到數字印刷成為市場的重要一角至少還有如下一些矛盾需要得到破解:
  其一、如何促使個性化業務快速增長。
  數字印刷的特長是應對個性化業務,因為它具有一張起印、可變、及時完成等優點。建筑出圖是數字印刷門店的一項重要業務,即使二十來年前的收費標準是現在的好多倍,但相對于設計收費,出圖的價格設計院并不敏感,不少圖文店的原始積累就來自于此。另一項大宗業務是公用事業單位向用戶發出的可變賬單,這也造就了票據印刷企業較早采用混合印刷來完成賬單。
  問題在于眼下的市場狀況是:建筑出圖業務量下滑,賬單改走電函道路,商業印刷也因為市場不景氣呈現疲態。與之相對的另一面是:數字印刷設備的能級在提高,數量在增加。市場究竟在哪里?個性化相冊確是呈現向上態勢,但面向的是普通民眾,盈利空間有限。為了贏得更多業務,企業與網絡公司合作還得共享利潤。以至不少經營者的感覺是:錢不如過去好賺。
  發達國家的業績證明,數字印刷要有大的增量還得進入業務量相對龐大的短版圖書及包裝印刷領域,只是這在我國還處于起步階段,盈利還需要時間。與星羅棋布的數字印刷門店比,或許這些有實力的后來者才是數字印刷業的領軍者。
  提升環保水準是鞭策工藝變革的重要機遇,噴墨之所以很快能在瓷磚生產中取代傳統涂釉,墻紙由以往的預造貨改為按需打印,紡織印染業也在更多地采用熱轉印或直接噴印工藝都與減少排污及市場需求的變化有關。數字印刷市場的快速發展需要我們去開辟有利于這類設備發揮自身能量的舞臺。
  其二、如何提升數字印刷產品的性價比。
  性價比不高是數字印刷產品現時最大的短板,盡管我們認為消費者應該追求物有所值而不是價廉物美,但他們更懂得“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的道理。數字印刷產品性價比不高當然與設備與耗材的價格昂貴有關,在生產型數字印刷設備的市場售價遠高于性能幾近完美的膠印機的時候,在數字印刷市場還處于培育期的時候,高價必定導致采購人再三斟酌。
  必須得承認,伴隨著市場的擴張與產品的日趨成熟,數碼印刷耗材的價格也在下降,但還未到消費者的心理價位。
  扭轉數字印刷產品性價比不高的現狀,一方面是寄希望于生產企業加強內部管理,提高生產效率;另一方面是希冀設備及耗材供應商改變急功近利的心態。相信在數字印刷高調進入包裝印刷企業,更多的國內設備制造商涌現以后,這種狀況會得到有效改變,數字印刷產品的性價比也會進一步走高。
其三、如何解決零星、分散的數字印刷業務形成滿足大型數字印刷設備規模化生產需求的矛盾。
  數字印刷的業務是分散的、零星的、碎片化的,但工業化大生產要求的是飽和狀的連續生產,以消化高價購入設備的固定折舊,否則就是日不敷出。因此,調和這兩者間天然存在的矛盾是數字印刷企業必須要解決的課題,好在經過摸索已經有了一些良好的解決方案。
  廣州天意有福科技公司采用“印刷電商+連鎖快印+智能印廠+區域物流”的商業模式即為成功的一種,它有效辟通線上與線下兩個渠道,通過自主研發的電
  商平臺系統、在線設計軟件、印前處理軟件和印刷ERP系統,基本上實現了從電子商務、在線設計、印前處理、印刷、印后加工和分揀配送的全流程的信息化、智能化、數字化、網絡化管理。這樣做的最大好處是有效集中了市場訂單,減少了企業用工,提高了效率,避免了生產與物流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差錯,這在行業內應該得到推廣。
  其四、如何提升數字印刷企業的獲利能力。
  設備利用率不高是數字印刷企業的痛點,一方面是每個門店都要鋪放一定量的設備,另一方面是全行業的設備利用率僅在三成上下,空置時間較多。如能把現有門店從生產型轉為業務承攬型,集中組織生產就成了一條改變現狀的可行思路。
  這樣做一是減少了前期布點的投入。有人提出,數字印刷門店就應是城市里的小型文化超市,幫助居民解決生活中與文化相關的全部事務。有企業做過測算:如果新增1家實體門店,配置最基本的數字印刷設備,投資大致是百萬,那新增1家用于承接業務的門店費用就變成30萬上下。二是提高了設備的利用率。即便是把自有網店的業務集中到一起組織生產,設備的利用率也肯定大于門店的單打獨斗。如果能夠把周邊數字印刷企業的業務按照特長組織起相對集中生產,進而再與網站掛鉤,豈不業務量更大,設備利用率更高。可以肯定的說,提高了設備的利用率也就是提升了企業的盈利能力。當然,集中生產也減少了企業的用工成本,這應該是第三條好處。
  其五、如何延伸數字印刷的產業鏈。
  以客戶的需求作為企業的市場定位,這是完全正確的,因為有客戶才有可能讓他們為企業貢獻利潤。因此,打破傳統意義上的行業邊界,根據所處地段的市場需要,適當延伸產業鏈正成為一種市場呼聲。
  增加企業的設計能力,為消費者提供他們所需要的任何產品。這中間存在的問題是如何有效降低溝通成本,減少企業與消費者之間可能產生的摩擦。
  增加數字印刷產品的涉獵面,凡是顧客需要的,通過我的努力都可以幫助顧客辦妥,至于收費當然要按照企業付出的多寡。眼前的變化是廣告設計企業向數字印刷生產方向延伸,數字印刷企業則向上拓展廣告業務。除外,數字印刷依靠門店承接傳統膠印業務向外轉發的情況也日趨增多,門店就是個承接印刷業務的窗口。
  企業的邊界是人為設定的,既然市場在變,企業的定位就應該跟著變,唯有滿足消費者需要才有企業的生存空間與生命力。
  德魯巴展會帶來了市場對數字印刷的關注,這是件好事,但從實際出發,數字印刷真正進入狂飆突進期還需要時間,需要我們的不懈努力,這既包括開拓市場也包括以最佳性價比滿足消費者的需要。

您如果需要了解更多關于深圳印刷廠的業務,請通過網站http://www.ygndib.live/上的聯系方式將您的需求告知我們,會給您提供最專業的深圳彩盒印刷,深圳畫冊印刷,深圳彩頁印刷。選擇深圳印刷廠,就找深圳久優印務,為您打造完美的深圳印刷服務

上一篇:湖南印刷工業總產值308.2億元,同比增加6.27% 下一篇:印刷仍是年青人展示自我的舞臺

新疆时时彩大润发